【智慧城市峰會】黃益平:數字經濟、智慧城市、第三波全球化

原標題:【智慧城市峰會】黃益平:數字經濟、智慧城市、第三波全球化

【智慧城市峰會】黃益平:數字經濟、智慧城市、第三波全球化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雅楠 8月11日,經濟觀察報主辦的《2020智慧城市峰會》云端開幕,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發表了主題演講,他認為,智慧城市的核心是怎樣把數字技術應用到城市的管理和服務中,提升資源配置的效率,改善人民生活的質量。數字經濟發展將進入快車道,從發展的前景看,黃益平認為,數字經濟甚至有可能會引領第三波全球化浪潮的到來。

以下內容根據黃益平演講整理。

非常榮幸參加智慧城市峰會,我分享的主題是數字經濟助推智慧城市建設。總體的判斷是數字經濟發展將進入快車道。在我的理解中,數字經濟是建設智慧城市非常重要的基礎構架之一,我會集中討論數字經濟發展的一些現狀和前景。

數字經濟很快會進入爆發期

中國在數字經濟方面已經取得了比較好的進展,在電子商務、移動支付、大科技、信貸等領域國際領先,現在有可能即將進入爆發發展的前夜,原因有幾個方面的因素:

第一,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數字經濟展示出來的無接觸交易的特性,我相信受到很多人的關注和肯定;

第二,政府在推動新基建的建設,會為下一輪經濟發展打下很好的基礎;

第三,政府在推動數據作為新的生產要素,我相信這方面會有很多的政策法規出臺,會有利于數字經濟的發展;

第四,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進行了快十年,人工智能、大數據、機器人等也是數字經濟的一些基本的元素。在這個領域,值得我們密切關注的是5G技術的落地,這樣我們數字技術的基礎會有進一步發展;

最后,我國進入了人口老齡化階段,一方面是老齡人口的占比會增加,同時勞動人口的占比下降,出現一定程度的勞動力短缺問題。

幾方面因素加在一起,我個人猜測,數字經濟發展很快會進入爆發期,這對推動智慧城市的建設是至關重要的。

展開全文

宏觀經濟穩定器

疫情期間,數字經濟發揮了一些作用,我們知道在2、3、4月份,經濟活動受到很大的影響,中國經驗、世界經驗都表明,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隔離,最嚴重的就是封城。

隔離和封城措施當然對經濟活動造成了比較大的影響,但是法國的一位經濟學家巴斯夏提出了破窗理論,他舉例說,有一家理發館,一個小孩子扔了塊石頭把玻璃窗打壞了,這個事情單獨看是負面沖擊,有財產損失破壞,但是巴斯夏覺得,當這塊玻璃窗戶打破以后,店主人就要到賣玻璃的店訂購一塊新的玻璃,而這個賣玻璃的店可能要到工廠去進貨,玻璃來了也要請工人安裝,如果我們把這些后續的經濟活動全部加在一起,有可能是對推動經濟增長甚至對推動就業有正面效應的。任何一個負面的事情,如果從另外的角度看,也許有一些積極的意義。

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巴斯夏的理論有一定的借鑒意義,我們看到數字經濟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稱之為宏觀經濟穩定器的作用。

舉個例子說,在隔離和封城期間不能去采購,也不能去餐館吃飯,很多活動在線上活躍起來。2月份隔離政策最嚴格的時候,螞蟻金服用支付寶的數據做了調查,發現2月份線下的餐館業務量下降了70%,線上的業務量下降了40%,說明線上活動的下降幅度遠低于線下活動。

綜合起來,因為我們有線上的活動,使得總體的經濟活動受到的沖擊變得更加平和,這是我們說的宏觀經濟穩定器的含義。

電商、快遞,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在宏觀經濟中的穩定器作用,我覺得在疫情期間表現得更加突出。

很多經濟活動在疫情期間實際是在不斷地延續。有一個很好的例子,除了線上很多電商交易以外,數字技術其實可以把很多線下的經濟活動聯結在一起。

我們講智慧城市,在一定意義上就是人工智能、云計算和物聯網全部連在一起,這樣才有高度數字化的管理和服務,但是這個活動本身是有很大難度的,需要很多的基礎設施,也需要很多的落地技術手段

過去這幾年,移動支付在這方面闖出了很多很好的經驗,其中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從2017年開始二維碼支付,線下很多小商販都把二維碼印在紙上直接收款,這樣的活動看上去很簡單,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了,但是發揮了很重要的功能,相當于把完全分散的個體經營戶連接到一個系統里。

移動互聯網或者是物聯網體系全部移進來后,會有什么樣的作用呢?

今年上半年,北大數字金融研究中心用支付寶線下二維碼的支付體系做了一個研究發現,全國可能有將近1億個個體經營戶,二維碼支付將很多個人連載到一個系統上,這會為將來的數字經濟和智慧城市的發展提供非常好的基礎。

通過碼商的數據,我們發現全國個體經營戶的業務在2月大概下降了50%左右,從3月份開始復蘇,到6月底恢復到應有水平的80%。

過去看國外在大災害之后會有很多金融服務的特殊需求,比如說地震臺風一過去,很多人會跑到銀行取錢,申請貸款,在中國,即便是封城四周或者更長一點的時間,真正跑到銀行取錢的人比較少,移動支付意味著錢已經在手機上,這就是數字技術給我們帶來的非常好的變化,一定意義來說,也支持了宏觀經濟穩定器的作用。

北大數字金融研究中心還專門做了一個北京大學數字普惠金融指數,描繪了全國各個地區的數字普惠金融發展水平,所謂的數字普惠金融,主要是移動支付、互聯網貸款、線上的保險投資等一系列金融活動。

從2011年最早開始編制指數地圖來看,數字普惠金融比較發達的是東南沿海幾個地級市,到了2018年,地區間的差異明顯縮小,雖然最發達的仍然是在東南沿海地區,但是內陸地區都在快速發展。

我國金融結構的布局絕大部分是在東部地區,西部人少地多,金融機構的布局也相對少一些。但在數字普惠金融方面,不管你處在什么地方,只要你有移動互聯網,有智能手機,在線上有一個APP,就可以享受和全國其他地區老百姓差不多的金融服務,從數字技術支持金融來說,是非常好的反映,既支持了地區差異的縮小,就是一個普惠性,更重要的從智慧城市的概念來說是互聯,就是所謂的智慧城市。

第三個數字金融的例子是大科技信貸。過去發展普惠金融比較難的原因,一方面是中小微企業規模比較小、數量比較大、生命周期比較短、不確定性比較大,所以很難對它做金融服務。

大科技信貸,現在做得最成功的應該是網商銀行、微眾銀行、新網銀行三家新型的互聯網銀行,他們所做的工作好在什么地方?就是解決了金融體系當中金融交易最難解決的問題——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因為中小微企業和低收入人群的特征,往往不能有效地提供商業銀行做信用風險管理所需要的一些基本條件,比如完整的財務信息或者是抵押資產。我們看到的是,這些大科技信貸在疫情期間一直在放款,在持續地支持中小微企業,從這個角度來說,也是發揮了很重要的宏觀經濟穩定器的作用。

普惠金融比較難做,有一系列的原因,但歸根到底就是兩條:一是獲客難,一是風控難。大科技信貸是怎么解決這個問題的?簡單地說,可以看兩個方面的工具,一是大科技平臺的優勢,像螞蟻金服、阿里巴巴或者像騰訊這樣的平臺建立了生態系統,對支持信貸,或者是提供金融服務,有三個方面的作用:

第一是長尾效應獲客,支付寶、微信支付用戶量已經是數億;第二是客戶到平臺會留下很多數字足跡,這些數字足跡積累起來,就成為了大數據,大數據可以實時監測誰在平臺上借了錢,可以監測將來發生了什么事情,同時可以支持風控模型分析,這是新的創新;第三是通過設計一些正向或者是負向的激勵機制,加強還款管理。

大科技平臺在這個基礎上還能做一個事情,因為生態系統是閉環的,所有人借款都在線上進行,這個時候平臺有一定的約束力,可以通過正向負向的激勵機制,鼓勵你還錢,還錢了你的信用記錄改善,將來可以做更好的事情,更多的事情,如果你不還款,在平臺上的業務就會受到影響,通過這樣的一些辦法,一方面是使得過去這一段時間小微企業貸款支持了宏觀經濟穩定,更重要的是,使得普惠金融成為可能,普惠信貸成為可能,這是我覺得幾個方面比較重要的發展。

我們也看到工業革命正在走向深入,第四次工業革命講的人工智能、大數據、機器人等新技術推動恰恰是做數字經濟和智慧城市至關重要的技術基礎,我特別想說的是,5G技術的落地可能對數字經濟的發展和智慧城市的建設會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技術進步是數字金融發展的關鍵,數字技術對數字金融來說,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大科技平臺,二是大數據,三是云計算,三者合在一起,推動著數字金融往前走,將來5G落地之后,我覺得金融服務會進一步的提升,對物聯網包括一些自動駕駛、城市的管理會有革命性的改變。

最后一個因素,我國面臨著人口老齡化的問題,過去在經濟發展中經常提到中國的人口紅利,主要是勞動人口占整個人口的比例在不斷地上升,人口的生產率在不斷提高,所以經濟增長速度越來越快,這是有道理的。

但是從2010年開始,勞動人口的占比在下降,老齡人口的數量在增加,兩個合在一起,意味著將來的老齡人口增加,一系列社會服務要求會增加,但同時勞動人口占比下降,有可能使得勞動力成為短缺,對人工智能、機器人,自動化生產、自動化服務的需求會越來越多。

不論是從企業、市場還是政府來說,我相信能替代勞動力、能自動化生產和服務的技術會得到大力的支持和推動,這也是為什么數字經濟面臨著非常難得的機會。

數字經濟第三波全球化浪潮

未來一段時間,數字經濟可能會有很大的發展,我們做一個更大范圍的展望,數字經濟如果真的大幅度發展,技術進一步發展,我甚至認為有可能最終會引領第三波全球化浪潮的到來。

今天說新的全球化浪潮到來,很多朋友可能覺得有一點不以為然,因為今天討論的更多的是世界各國逆全球化的政策變得越來越多。我們可能要跨越短期的一些發展,做更長遠的展望,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

人類歷史上已經經歷了兩輪全球化的浪潮。

第一波全球化浪潮是1850年左右,是工業革命八九十年以后發生的一場全球化浪潮,我自己解讀在當時為什么會發生全球化,其實就是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后交通和通信技術的改善,成本一下子降低了,國際貿易和投資變得相對比較容易,交通通信技術的改善降低了成本,從而推動了貿易的全球化,當時全球化主要的載體是貨物。

第二波全球化浪潮一般認為是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把美元和黃金脫鉤開始的,美元和黃金脫鉤基本的含義是擺脫了金本位,擺脫了固定規律,世界經濟走入靈活的自由浮動的規律體系的時代,在金融里面有一個蒙代爾三元悖論,因為放棄了匯率的體系,使得跨境資本流動變得空前活躍起來,今天說的全球化就是第二波全球化,是從匯率體系的改變開始的,金融優化、全球化都是從那里面衍生出來的。

第二波的全球化是政策改變引發的,主要的載體是資本的跨境流動,貿易也變得很活躍,我覺得資本的特性可能更加突出。

現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5G技術落地可能會在將來引領第三波全球化浪潮,全球物聯網也好,移動互聯網也好,如果全球都連在一起,交換成本會大大降低,這種交換可能是貨物的交換、資本的交換、知識的交換,最終可能主要的載體是數據。

這樣的時代什么時候到來,現在不太好說,我覺得數字技術的進步,數字經濟的發展,最后可能會迎來的是世界進一步連在一起的可能性。要實現這樣的愿景,需要克服很多政治、經濟、技術方面的障礙。

0 條評論

目前沒有人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